媒体披露重庆不雅视频案卷宗内容

发布日期:2019-10-20 12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08年秋天,56岁的周天云走马上任重庆市地产集团董事长,不久即遭遇与雷政富类似的经历。当年11月份的一天,周天云收到一个陌生短信,大意是想认识一下,赞!2019年春运期间全市交通事故比去年下降30一起出去喝茶。周天云主动回了电话,对方是女孩子的声音,自称“谭林”。此后一个月左右,双方在周天云的办公室聊过两次,第三次见面的地方在重庆江北新世纪背后的月友宾馆,这里距永煌公司所在的金岗大厦仅一步之遥。

  周天云接受警方问询时称,这一次双方聊天十几分钟后,“便有了和她发生性关系的欲望”,周天云最终如愿。双方在半个月后又相约在月友宾馆见面。在进入房间十几分钟后,严鹏等人敲门而入。严鹏依然扮演私家侦探,所不同的是,谭琳玲的“男朋友”是王建军,许社卿以王建军朋友身份前来“轧场子”,肖烨则依然是那个最后时刻出现控制局面的“肖总”。

  这些场面张扬而情节类似的“捉奸案”,按照重庆警方的侦查,先后已经发生多次。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在今年5月7日称,包括雷政富在内重庆共有21名党员干部涉及不雅视频。卷宗显示,除去参与“捉奸”雷政富的张进,肖烨、严鹏、许社卿、王建军、赵红霞、谭琳玲以及郑某梅是其中大部分事件的策划和参与者,他们都属于重庆永煌集团公司。在公司内外,除肖烨外,他们相对应的化名分别是周波、许海龙、王县长、周晓雪、谭平安以及张丹。

  卷宗显示,他们最早开始拍摄官员不雅视频为2006年左右,重庆警方在起诉意见书中认定的时间是2007年底。肖烨供述,他在2006年的时候就以这种方式捉奸过一个领导,当时参与的女性包括赵某梅、谢某、王某凤等人,被捉奸的男性官员他未透露。当时严鹏与许社卿已经在永煌的前身重庆华伦达公司上班,王建军在2007年10月进入该公司,赵红霞与王建军进入公司时间相仿,郑某梅比赵红霞早几个月,谭琳玲在2008年下半年进入永煌公司。

  肖烨供述,利用不雅视频要挟官员的做法由许社卿最早提出,原因是许曾在2007年下半年丢过公司服装,为了弥补公司损失,许就提出了这个建议。许社卿则称此做法由肖烨提出,严鹏、王建军、赵红霞等人认可许社卿的说法。按照肖烨等人的供述,许社卿主要负责获取领导干部的联系方式及招聘年轻女孩,严鹏主要负责购买密拍设备、培训女孩使用,王建军负责在捉奸时扮演女孩子的男朋友,肖烨则是负责善后,充当“能搁平捡顺”的角色,赵红霞、谭琳玲等人则是具体联络领导并密拍与领导的性爱视频。

  肖烨供述,平时和这些领导都没有什么交往,只有采取这种方式才可以接触到这些官员,把他们的性爱视频资料掌握在手里,抓住他们的把柄,他们才能听话,从而为公司获取利益。肖烨供述,最开始只想通过此来获得工程,并未想过直接敲诈领导,“因为这是犯法”,而获得工程等做法则是“踩着法律的红线游走”。

  严鹏供述,从2006年开始,他便帮助肖烨购买密拍设备。设备共有两套,主要由一个头、一个手提包及MP4构成,在重庆朝天门及解放碑雅兰电子城购买。MP4烟盒大小,一端可连接买的摄像机,把摄像机安装在女式提包里的时候,只要把MP4连接好就可以拍摄。购买回来后,严鹏先在办公室试了试拍摄效果,后来还在宾馆教赵红霞等人使用,主要是如何打开设备,放到什么位置才能拍到人面部等。

  肖烨供述,第一次录制性爱视频的工具由一名华伦达股东“发明”,不知从何处获得,是一个视频摄像头与一个MP4结合体。谭琳玲称自己使用的密拍包是仿LV提包,颜色较杂,深色为主,高约30厘米,长30厘米,厚10厘米。提包的侧面有一个黄豆大的孔,看起来不是很规整,像是后来剪的。这与赵红霞的供述类似,无法成就一家成功的企业。曾夫人1码1码开奖。不过赵称自己用过两个不同的密拍手提包。

  许社卿先后提供两本政府领导通讯录,一份是2005年版本,一份为新版。通讯录由当时仍在重庆市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的郭华提供。郭华2005年由军队转业,2011年退休。郭华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称,当时因为缺钱,曾向许社卿借过3万元高利贷,月息12%,并由此与严鹏结识,前后向许社卿提供七八十页的A4纸复印通讯录。

  赵红霞、谭琳玲等人供述,在得到通讯录后,肖烨口述短信让她们按照通讯录名单发送短信。短信的内容通常是:“××领导你好,我是××,在××地方见过您,对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我刚从大学毕业,没有在以前的单位上班了,也没有在模特队培训了,现在在华伦达集团上班,希望您有空出来吃饭”,等等。不管回复不回复,肖烨都会安排赵红霞等人周末再继续发,内容则是“××领导您好,又是一周过去了,您工作忙吗?”

  赵红霞等供述,只要领导回复的就保持联系,发了几次都不回复的领导就不用再联系。凡是周末、节假日、或者天气突然变化,肖烨都会安排给领导发短信,周末、节假日就是问候语,天气突然变化就是“天气突然转凉了,请注意及时添加衣服”等。针对领导的选择并不特定,但局限于政府和事业单位以及区县领导班子的一二把手,要有实权。

  领导回复短信的概率并不高。赵红霞供述,当时雷政富明确回复:有时间再约。此后双方短信联系频繁,第一次见面后,赵红霞按照肖烨指示又给雷政富发出短信。资料显示,赵红霞、谭琳玲等用以向领导发送短信的手机与手机号码均为专用,谭琳玲用的是一部淡蓝色的山寨手机,500元。赵红霞称第一个手机为灰色诺基亚平板手机,不好用,她第一次给四十几名官员发信息均是一个一个发送,而且每个人分配到的领导不会重复。

  谭琳玲供述,肖烨教导她们,与领导见面后,只聊生活琐事,少谈工作。在与官员前几次见面不能发生性关系,要让对方感觉自己是正统女孩,第一次见面时要带密拍包,让对方对包有印象。开房时不要一起进酒店、上楼进房间。平时也要从网络上搜集领导信息,包括照片。赵红霞供述,她第一次在KTV唱歌即认出雷政富,正是此前已经上网搜过雷政富照片。与领导拍完性爱视频后通常就不再联系。

  确定捉奸的时间要具备两个条件,一是拍摄视频的效果要好,二是再次约定好开房时间。肖烨供述,赵红霞第一次与雷政富开房时拍摄的效果不好,第二次开房就没有捉奸,而是等第二次偷拍得到满意的视频后在第三次捉奸。

  赵红霞等供述,通常在拍摄性爱视频之后,要马上赶回办公室交给肖烨,肖烨通常会放在一个深棕色的男士公文包内。肖烨在得到视频后,会在第一时间交给严鹏处理,严鹏则会让侄子严川江进行编辑处理。严川江是肖烨与严鹏的二哥严宗礼儿子,毕业于重庆联合职大计算机专业。

  严川江接受警方问询时称,他从2006年就开始为肖烨等人编辑视频,当时视频中的男女都不认识,编辑一张,刻录一张。2008年9月之后,一个月内帮助编辑过四五次,为赵红霞、谭玲琳等人与官员的性爱视频。严川江于2008年加入永煌集团公司,后成为股东。

  每次编辑视频都在肖烨家中,用同一台电脑。严川江称,严鹏让其将视频最前面和最后面图像不稳的地方删掉,再把剩下的部分保存到MP4里,每次都是在密拍设备上进行编辑,然后存在密拍设备上,原始视频删除,之后还要刻成光盘,“幺爸(严鹏)说这个事情要保密,不要跟别人说”。刻录四五次之后,因担心在电脑上留下太多痕迹,也怕流传到网上,后来严川江就将电脑格式化,重装了系统,“视频被恢复的可能性很小,这些向肖烨做了说明。”

  雷政富的性爱视频是在2008年编辑,刻录两张光盘,一张给肖烨,一张给严鹏。严川江称,编辑时看到视频每次都是一开始有抖动,接着女主角先出现调整视频角度,跟互联网上偷拍视频效果差不多,应该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。

  肖烨供述,光盘主要作为日后与官员联系时使用,要把这个光盘交给涉事官员,也是在暗示对方,原始视频在我们手上,给不给光盘无所谓。

  在完成这些步骤之后,便进入“捉奸程序”。为能让大家相互明白自己的角色,现场相互配合,要提前搞演习。肖烨供述,“搞雷政富的时候就提前搞过”,内容就是熟练使用秘拍设备,调试机位、台词、出场顺序等,在宾馆和公司都搞过演练,“不能穿帮,保证成功”。“捉奸”雷政富时张进因为演得“又狠又凶”曾被肖烨表扬。

  卷宗显示,王建军曾参与六次捉奸,所扮演的主要角色都是女孩子的男朋友,女主角三次为赵红霞,三次为谭琳玲,许社卿扮演最多的是王建军的朋友,具体次数不详。谭琳玲与四名官员发生性关系并密拍性爱视频,包括周天云及时任重庆合川区区长韩树明,赵红霞已知有六次,包括时任重庆市北碚区区长的雷政富、时任重庆市江北区常务副区长的范明文、时任重庆市政府金融办公室主任罗广、时任重庆合川区区长的韩树明、时任重庆市建设投资公司副总经理、重庆渝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粟志光、时任重庆市教委主任彭智勇。郑某梅的次数不详,已知的包括时任重庆市政府金融办公室主任罗广。

  卷宗显示,除赵红霞、郑某梅、谭琳玲外,至少还有赵某梅、马某、易某某、郭某兰等四人参与不雅视频密拍,但涉案官员不详。

  肖烨每次都是扮演“和事佬”的角色,次数不详,“捉奸”现场则包括金源大酒店、和府酒店、渝通宾馆、东和酒店、果岭时尚酒店和蓝剑酒店等。

  肖烨认为这个局设计很周密,被算计的人应该看不出其中的缘由:在现场播放视频,是要让对方知道有他们的把柄,让其害怕;有人冒充女孩子的男朋友是为了让领导知道有人不依不饶;冒充侦探则是为了不让领导发觉视频的来源是赵红霞等人,让领导不会发现是故意整他,而所有人都是化名,则避免日后被找上门或打击报复。

  这天下午开始,雷政富不断接到赵红霞电话,赵在电话中称自己已经怀孕。赵红霞供述,按照肖烨的指示,她告诉雷政富要把小孩生下来,要和他结婚。雷政富证实上述说法,并立即致电肖烨,要其解决。此刻肖烨与赵红霞正在一起,“他又打电话来了”,肖烨称,就是要这样的效果,让他绷紧弦,“主动来找我”。

  2008年2月16日中午,雷政富接到肖烨电话,称事情已经处理好。二人当晚见面,肖烨将光碟交予雷,雷当场砸碎。肖烨告诉雷,他已经将性爱视频砸碎扔到了河里,并称与张进搞房地产的父亲是老朋友,现在对方有个项目要启动,需要500万元的启动资金,希望给予帮助。雷政富接受警方询问时称,当时并未答应肖烨要求,但肖要得很急。

  肖烨提出自筹200万元,雷政富后来答应想办法筹资300万元,吃完饭后各自分手。

  雷政富称不相信肖烨已经将光盘销毁,但又不得不装做相信的样子。肖烨开口借钱,他即明白肖烨是在用捉奸及性爱视频相要挟,“一下子明白整个过程被人设了圈套”。但如果不答应,肖烨即可能曝光性爱视频,“完全是没有办法”。

  雷政富给北碚区的勇智集团的老总明勇智打电线万元,明勇智随即答应雷政富的要求。面谈时,肖烨称借款时间为半年,到时连本带利归还,整个过程只有几分钟。雷政富说,具体借款细节及过程不清楚。大约一年半后肖烨归还明勇智100万元,另200万元至今未还。

  雷政富说,找明勇智借钱,“就像我请客吃饭,明勇智来买单一样”。明勇智2007年开始在北碚做BT项目,二人彼此很熟悉,有些事情需要雷政富出面解决。明勇智后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表示,借钱也是对雷政富给公司帮忙的回报,就是完成雷政富交办的事情,按照吩咐做就可。

  2009年八九月份,周天云在办公室里与肖烨谈妥200万元的借款事宜。与雷政富的经历相似,肖烨以企业经营困难为由,要周天云帮忙借款200万元。周天云最后让自己内弟胡忠仁及邓燕夫妇的“汇恩拆迁公司”帮助完成了肖烨的借款,这笔200万元的借款也至今未还。

  招聘女孩公司招聘女孩只选漂亮、能喝酒的。女孩上班后许会按照肖烨指示跟女孩谈心,肖烨也跟女孩“谈心吹牛谈人生谈未来,把自己包装成有钱单身的老板,让女孩崇拜他”。

  短信“钓鱼” 在得到通讯录后,肖烨口述短信让她们按照通讯录名单发送短信。赵红霞等供述,只要领导回复的就保持联系,发了几次都不回复的领导,就不用再联系。

  “洗脑”教育肖烨通过和女孩子喝酒,在酒里面下药与女孩子发生性关系,她们名义上与肖烨都是男女朋友关系。之后向女孩们陈述企业经营艰难,承诺赚了钱给提成,并与之结婚,以此让女孩选择心甘情愿地“付出”

  编辑视频赵红霞等供述,通常在拍摄性爱视频之后,要马上赶回办公室交给肖烨。肖烨在得到视频后,会在第一时间交给严鹏处理,严鹏则会让侄子严川江进行编辑处理。每次编辑视频都在肖烨家中,用同一台电脑。

  再次开房确定捉奸的时间要具备两个条件,一是拍摄视频的效果要好,二是再次约定好开房时间。

  提前演习为能让大家相互明白自己的角色,现场相互配合,要提前搞演习。内容就是熟练使用密拍设备、调试机位、台词、出场顺序等,在宾馆和公司都搞过演练,“不能穿帮,保证成功”。